6元可提现的棋牌

书记信箱  /  校长信箱  /  ENGLISH  / 
首页

首页 · 正文
【理工文艺】秋思
来源:宣传部 大学生记者站 作者:马靖雯 韩紫萱 谭怡君 刘泓瑶 胡雅丽 发布时间:2019-09-12 17:32 浏览次数:

 

阴雨已叨扰了锦城数日,秋意渐浓。

秋节的思绪随着薄薄的凉意一起浸染了离人的衣袖,在踽踽独行的暮霭,氤氲出家的轮廓。或许我们在这样的节气,不会刻意念家,但感官的记忆会带领我们穿行于被时间遗漏的幽径——或一口母亲精心烹煮的红烧排骨,一街家乡的霓虹灯景,亦或一个存着全家福的U盘。它是这样含蓄,又是这样隽永而绵长,细细抚平了回忆的褶皱,将我们带回年少不识愁滋味的时光。

独坐于这仲秋之月,记忆并不出语,它翻开岁月泛黄的纸页,挑选一个恰如其分的时辰,不疾不徐地款款而来。

 

尝一口红烧排骨

若在一个月圆风清的大好夜晚,美食在前佳友在旁,味蕾却只怀念着广安家乡菜的味道,我就知道,我又在想家了。

我最惦念的,一直是家里的红烧排骨。这道菜我从小吃到大,从未腻味过。大块肋排剁碎了烧好,端出来是红澄澄油亮亮一大碗。肉汁浸了半碗,一股子热气伴着香气“呼啦”一下涌进鼻腔里。辣椒和八角等调味料在烧好后就被小心挑拣出来,剩下的只有纯粹的肉和汁,可以放心地埋头苦吃。挑出来一块尝,土豆是极糯的,绵软无比,入口即化;排骨则是筋连着肉,极易脱骨,偏肥一点的浸了稠汁口感温软,偏瘦一点的在口中化为丝缕肉丝也不难嚼。土豆并排骨都咸辣适度,香鲜协和,吃完后仍满口留香。吃完排骨后,肉汁的好处便显现出来。汤汁浓稠而味重,拌饭最佳,饱腹而味美。

经山越岭,遍尝百味,没有一道菜能做出家里的浓郁味道。家里人的心意在外又哪里寻得到呢?家里自制豆瓣海椒的味道自是最独一无二的。许多文章常提及“家的味道”,对我而言,家的味道就是有人愿意六点起床为我挑拣排骨,按着我的口味精心调配作料,花上几个小时等一道菜熟,然后笑语吟吟地打电话催我回家吃饭。

口舌往往最思乡,在外酸甜咸辣各色风味都算尝鲜,最念着的还是那道只有家里有的菜,那些等在家里的人。

 

霓虹街景

蓉城的九月,是晒不干的衣服和沾满泥土的鞋尖组成的。这样的天气若放在我的家乡,行人不会因为柏油路面上零星的坑洼而显得狼狈,积水和霓虹灯光相映成趣,伴着阵阵虫鸣,奏出街道独有的音律。

我家住在马路边,初中时,街道上每一扇窗户都装了霓虹灯,行道树上也缀满了流光灯。每到雨天夜里,霓虹灯光便会给街道晕染上朦胧而柔和的光晕。我喜欢将头探出窗,看在小卖部躲雨的行人低头交谈。家乡的建筑没有蓉城高,霓虹灯的变化也很单一,但家乡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很近,陌生人能因下雨而搭上话。街道也不宽,但刚刚够存下一点儿人情味和生活气。

待到睡前,我会习惯性地给窗帘拉开一点缝隙,灯光打在衣橱上,即使躺在床上也能看见光影的流动。偶尔也会有汽车飞驰而过的轰鸣声,但在这样的夜晚,我睡得格外安稳。

 

微缩的港湾

凌晨,合上黑暗中闪烁电脑的前一刻,顿了顿,拿出U盘插进电脑。

暗淡的灯光下,U盘的划痕反射出微弱的光线,如同皱纹昭示着年暮。我忍不住用手指摩挲两下U盘的表面,因时常拿出来抚摸,表面竟是比以往更加光滑细润了。

电脑屏幕前是一张七年前的全家福,透过家人带着笑纹的明亮眼眸,我仿佛又看到镜头后的老爸拿着相机,蹲下身子找准角度的样子。快门“咔嚓”一声按下,彼时画面中的我和妈妈、奶奶坐在青石板凳上,我浑然未觉她们的衰老,但时间过了太久,如今他们被岁月磨砺的痕迹已变得格外明显。

原来,年岁使了障眼法,缓慢的增长间,令人难以发现亲人的变化。时隔多年,若无这个小小的、满布划痕的U盘,我竟也要被蒙骗了!但我又何其有幸,虽然奶奶的双眼已不复清明,但每当她用浑浊的双眼凝望着我,里面仍含着一汪拳拳的温情。

老爸将U盘赠予我,让我在这岁月的长河中,独拥一汪清泉,得以在每个漫漫长夜里,淋湿我干涸的灵魂。

自古逢秋悲寂寥,独中秋非也。抓一把离愁别绪放入口中,嚼到的尽是绵长的温情,齿间溢出的尽是悠远的思念。万物熟于秋,百感交于秋。唯有家,在我们独自于茫茫薄雾中穿行时,给我们以长久而坚定的温柔。